伊利集团 www.yilibabyclub.com.jpg 徐工1.jpg 玉柴gif.gif
今天是:
    中文|English APP下载
zj.png
服务
【书讯】探讨中国经济前景:《强国长征路:百国调研归来看中华复兴与世界未来》
文章来源 : 中国工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4日 15:50分享到:

中国工业报 家和

 

李肇星、胡锡进、张燕玲、陈文玲、金灿荣……都对该书给了极高评价

 

811下午,“中国崛起需多久?有多难?《强国长征路:百国调研归来看中华复兴与世界未来》(王文著)新书发布暨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外交部前部长李肇星、《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中国银行前副行长张燕玲、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出版集团总经理崔宪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等20多位知名人士与300多位来宾参加了研讨。CGTN《对话》主持人杨锐主持发布与主旨演讲环节。

                                      图一 CGTN《对话》主持人杨锐主持开幕式

 

该书由人大重阳执行院长王文新著。全文结合作者走访调研近百国(包括南极点)的经历与体验,从全球“从未有过之大变局”讲起,分析中美博弈的长期性,阐述中国跨越诸多陷阱的艰巨性,解剖“一带一路”的细节与未来脉络,论证全球治理对中国社会的“成人礼”意义,提炼诸多强国崛起的思考,畅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未来。作者娓娓道来,循循善诱,用了数百个亲历故事穿插讲述,警示当前中国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仍须以走长征路的劲头、坚持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戒骄戒躁、扎实前行。

 

图二

 

全书分为“漫长的大变局”、“‘斗而不破’的中美博弈”、“国内治理:跨越发展陷阱”、“全球治理:中国在适应的‘成人礼’”、“‘一带一路’进入‘耐力跑’阶段”、“诸多强国的崛起之路”与“改革开放再出发,更是持久战”七章,共35万字。

在全书发布环节,王文以他近年来抵达南极点、冈仁波齐转山、攀登非洲、大洋洲、欧洲三座洲际最高峰为开头讲道,中国在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后,未来我们要面临的是像长征路般的境遇,比如中美博弈、一带一路、全球治理、国内治理的诸多陷阱,以及下一轮改革开放要面临的迫切性挑战,因此中国崛起还需要经历很长时间的磨练:“诚如英国崛起花了近两个世纪,美国崛起用了100多年,中国不追求当世界老大,但崛起过程一样需要扎实的慢功夫。有了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中国仍需努力,做好打‘持久战’和长征路的心理构建。”

 

图三 外交部前部长李肇星做演讲

 

出版方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出版集团总经理崔宪涛致辞。此后在特邀嘉宾演讲环节,外交部前部长李肇星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数个鲜活的事例讲述读《强国长征路》的感受。他在演讲中尤其提到了目前所有人关注的中美关系,表示对中美关系有信心,原因很简单,“正义必胜、人民必胜、和平必胜”。

斯洛文尼亚前总统、人大重阳外籍高级研究员达尼洛·图尔克发来祝贺视频,认为当下是此著作问世的绝好时机,我相信它将帮助很多人理解中国当前所面对的挑战和未来发展的道路,此书是“锦囊计”也是“及时雨”。《强国长征路》为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学者抛出了一个重要挑战,去严肃思考我们的共同未来,一个共赢的未来,一个需要我们携手共同开创的未来。

图四《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做主旨发言

 

主旨演讲环节,《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指出,在智库界,王文以他年轻、有建树而且充满了热情,跑的地方很多,出手很快、写书很多,形成了他不同凡响的影响力。《强国长征路》提醒了所有人要有更多的耐心去应对目前中国崛起面临着诸多挑战。

 

图五中国银行前副行长、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张燕玲做主旨发言

 

中国银行前副行长、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张燕玲表示,《强国长征路》书名就是全书的核心,强国之路任重道远,强国长征路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固步自封停滞不前只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乘风破浪勇敢向前还要注意把握好方向盘,行路难复兴强国之路更难更远,只有上下同心,以红军不怕远征难的精神,奋勇前进才能尽快实现中华复兴的伟大梦想。这部书不是从一事一时说起的,这个时间跨度至少说了前后五百年的历史沿革,空间涵盖了囊括世界所有主要经济体的是非成败,理论承袭,对西方古今巨匠给予高度尊重,以现实为主,充分兼顾各类模式的进化比较优势。

 

图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做主旨发言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称,特别欣赏“强国长征路”这几个词,我们站起来走的是长征的路;富起来走的也是长征的路,但形式不同;强起来我认为这个长征路会更加复杂,更加艰巨,我们面临的挑战会更多。而我们最大的挑战者就是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科技力量、经济力量、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此外,特别欣赏王文的精神:爱国主义精神、勇攀高峰的精神、不屈不挠的精神、充满智慧的伐谋的精神。

 

图七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做主旨发言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指出,古人讲作好学问必须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王文做到了,他书读得好,路得走了很多,现在已经是百万里了。此外,对中国学者来讲,真正做到独立思考有两件事,一个是把握中国的现实,一个是把握世界的现实。除了把握现实还要有一点眼光,我们讲的通俗一点就是要坚持中国立场世界眼光。王文走了很多国家,这里面有西方有非西方,这样就比较全面,真正的独立见解一定要基于这个现实,对中国要了解,对世界要了解。

 

图八研讨

在研讨环节,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储殷、兰州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陈小鼎、人大重阳执行院长王文、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助理黄日涵、人大重阳院长助理贾晋京等就《强国长征路》展开了研讨对话。研讨环节由人大重阳院长助理杨清清主持,十多位听众踊跃提问。

 

 

序《中国崛起确是一条持久的长征路》

 

罗思义(John Ross

 

读罢王文所写的《强国长征路》一书,就会明白他所执掌的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以下简称“人大重阳”)从创建不到七年的时间里,一跃成为中国和世界重要智库之一的原因。这本书也令我明白,我当初受邀为人大重阳工作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读完《强国长征路》就会明白,中国特色智库立足于中国国情,而非中国地理。这本书的绪论反映了王文重读毛泽东名著《论持久战》后的一些心得体会。当然,该书名《强国长征路》与王文所定义的中国过去两个世纪以来所经历的四个年代——“自大的年代(1793 — 1840)”、“挫败的年代(1840 — 1912)”、“挣扎的年代(1912 — 1949)”和“崛起的年代(1949年至今)”中的第三个年代有关。

王文清楚地概述了为何书名中的长征并非简单的修辞,而与中国从“挣扎的年代”过渡到“崛起的年代”的本质有关:“溯往千年,中华民族有过漫长的消沉期,毛泽东写《论持久战》时几乎已坠到了谷底。” 他还引用了20181218日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在近代以来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人民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磨难,付出了太多太多的牺牲,进行了太多太多的拼搏。”

但中国在“挣扎的年代”所付出的艰难困苦,不仅帮助中国在物质上取得了重大的胜利,而且为中国在“崛起的年代”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奠定了基础——终结了中国一个多世纪以来被外国列强践踏的历史,从1949年一个几乎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二强国,而且按照世界银行界定的国际标准大约五年时间将跻身高收入经济体。这些物质成就反过来又转化为思想成就。

像其他任何学科一样,检验地缘政治或经济思想的标准是看它们能否准确地预测发展趋势。认为中国是在没有先进思想指导的情况下,只是意外地克服“挫败的年代”期间所带来的国家灾难,侥幸迈入“崛起的年代”的想法,不仅可笑,也不明智。“挣扎的年代”里那些经受过现实考验的思想,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正如习近平总结的那样:

1911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旧的制度推翻了,中国向何处去?中国人苦苦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道路。君主立宪制、复辟帝制、议会制、多党制、总统制都想过了、试过了,结果都行不通。最后,中国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从“挣扎的年代”到“崛起的年代”的过渡,印证了《论持久战》和其他许多著作的理论分析,这使得中国得以进一步了解自身,改造自身。

对这些思想的检验也表明,它们不仅预测到了“挣扎的年代”的发展趋势,而且也预测到了当代现实的发展趋势。事实上,这恰恰证明了基于“中国特色”的分析方法的优越性。中国那些因为迷信西方学术思想而错误地宣称“美国政策是以人类普世价值观为导向”的人,则完全没有预见到美国特朗普政府会攻击中国。正如王文在他的书中指出的,中国思想准确地预测到了这一点——中国特色优于西方特色。

当然,中国这些思想的形成,并非是基于中国某个人突如其来的灵感,而是源于中国国情。用达尔文的话来说,这是一个过程,即在这场斗争中,思想进行了“自然选择”——执行错误的思想的代价是失败,甚至是死亡。经过一番恶战,中国从“挫败的年代”过渡到“崛起的年代”,而在这期间,经受住考验的思想得以留存下来,而违背数亿人民斗争现实的思想,包括令数百万为中华民族复兴牺牲的烈士的思想则被淘汰。长征的检验,不仅具有军事意义,而且也具有思想意义。

由于这些源于“挣扎的年代”的思想经受了现实和巨大斗争的检验,它们得以延伸出应对当代问题的其他先进思想。

王文在这方面特别关注其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中国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超越了西方思想以国别、种族、历史、宗教为划分的传统界限,成为未来人类发展新愿景的一种可能性。这种愿景不是空中楼阁,而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等具体方案的支撑尽可能地落到实处。中国能够首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是因为它拥有‘在路上’的足够底气。中国愿意分享发展理念,世界尤其是许多发展中国家愿意倾听,中国正在成为新愿景的分享者。”

这些基本的思想,特别是“持久战”和“长征”,被王文用来描述当前中美关系。王文指出,大国崛起需要经历很长时间的磨练:“诚如英国崛起花了近两个世纪,美国崛起用了100多年,中国不追求当世界老大,但崛起过程一样需要扎实的慢功夫。有了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中国仍需努力,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构建。” 王文因此得出“中美长期‘斗而不破’”的结论:中美关系不应视为一次性就能解决危机,而是要有长期博弈、长期竞争的准备。在这一框架下,中国应巧妙应对美国,同时修炼内功,加强自身的发展,而不是硬碰硬对抗美国。

当然,这种基于“中国特色”的分析,并不意味着拒绝接受国外的所有研究或思想。这本书不仅展示了西方作者对西方与中国当代关系的全面论述,而且也展示了诸如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伊恩·莫瑞斯(Ian Morris)、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等等西方理论家对中西不同发展道路以及取得不同成果的反思。这些书面分析是王文的诸多个人经验的心得——从直接领导一个重要智库,到与外国机构和领导人的许多互动,以及学生时代的经历等等。但“中国特色”是指这些思想立足于中国国情,而非西方国情。

鉴于此,这本书对于任何研究中国崛起的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读物。但最重要的是它的“中国特色”,即展示中国“挣扎的年代”和“崛起的年代”所创造的思想框架是如何准确地指导当前国际事件的。它概述了人大重阳取得成功的基础。除了对中国自身的重要性之外,如果西方领导人有机会读到它,那么他们在了解中国方面所犯的错误将会少得多!

 

(作者是伦敦商业与政策署前署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是欧美国家第一位全职供职中国智库的前高官)

编辑 : 周彧
Copyright ? China Industry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8842号-2 中国工业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98765123.jpg X
微信94x94.jpg 微信二维码 X
微博94x94.jpg 新浪微博 X
顶部
幸运快三平台-幸运快三官网